睹物思人__写人记事散文_home-88必发原创文学网站
  • 文章标题
  • 作者
  • 阅/评
  • 日期
  • 26277/2
    2019-08-07
  • 1974年7月中旬的一天,北大荒马上要开镰收麦,上官风琴却失踪了。上官风琴失踪的消息不胫而走。整个23连,都在四处寻找她。各种传说和议论纷纷攘攘:有人凿凿地说,她逃跑回家了;有人比比划划说,她前两天手拿皮带,在做上吊的动作;而她的朋友,北京知青xx告诉大家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6062/1
    2019-08-07
  • 1970年初秋,二十三连的知青史天池怀孕了。这个消息立刻传遍了四营的各个连队。全营的干部和战士都在背地里议论:史天池只有十七岁呀!她怎么可以怀孕呢?在政治学习大会上,连长虽然没有指名道姓,却多次非常严厉地训斥了她。每次训斥时,全连的干部和战士,都不约而同地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6050/0
    2019-08-07
  • “条儿”是一个绰号。确切地说,是一个知青的绰号。叫他“条儿”,是因为他个子高,有点廋。我认识他,是我到北大荒的第二天下午。我们正在宿舍整理行李,有几人押着一个人进来。细看那人:欣长身材,1.8米左右个头,有点廋;细皮嫩肉,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;眼睛大大,眼神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36822/1
    2019-08-02
  • 1何华走了!听到这个消息,我真不敢相信。这是一个多么勤奋、朴实、低微的生命啊!昨天下午,我送北京客人到惠州南站回来的路上,深圳商报驻惠州记者站站长戴广军电话告诉我,说:大哥,何华出事了。我心里想:何华他连个单位都没有,会贪污吗?他连一个小小的门店都没有,难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36466/0
    2019-08-02
  • 1《广州日报》珠三角新闻中心主任秦仲阳送来一本他刚刚出炉的新书,书的全名是《中国城市生态建设样本——惠州20年山水变迁录》,我估计书名的主标是出版商搞的一个噱头,副标题才是这本书的实质。所以在写这篇文章时,我只选择了后者,作为本书的指代。在此,我想就文本谈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50774/2
    2019-07-29
  • 一张尘封了四十六年的老照片,突然跃入我的眼帘。照片里的人,叫徐根富。皮肤黝黑,身材结实;穿着旧军衣,戴着深度近视的眼镜。拿着长竹竿,竹竿上飘着一面半红半白的旗子——正在指挥拖拉机作业——这叫“插扦杆”。是在引导拖拉机,把地耕直。照片的时间是1973年春天;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78321/3
    2019-07-15
  • 1潇潇,学名邓静雅,我弟弟独生女儿。按我们土家族长阳的习惯,他叫我大爹,叫我妻子大妈。潇潇大约有一米六五的个子,长得玉润有形,手臂手掌肉肉的,很有福气的那种。她目前在一家具有外资背景的培训机构工作。她大学所学专业是英语,开始当老外的助教,现在除了当助教,还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78350/0
    2019-07-15
  • 1今年清明节前的好些天,婶婶从长阳金子山墓地打来电话,问我母亲的墓在哪一排。我告诉她,我只记得怎么走,就是说不上具体位置。这种境况就像知道某一栋楼宇的位置,而说不上门牌号码一样尴尬。我说,就是往公墓的第一个通道上,在台阶中间的左手边,墓旁有一块大石头,墓的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114343/0
    2019-06-17
  • 小邢辈儿死了,24连笼罩着悲哀。1974年9月13日上午,徐子要去七星河的北鱼亮子,给在那里割草的女工四排送中午饭。八点多钟经过连部,碰到陈会计,通知他参加党员评审会议,不能请假。徐子是食堂炊事班的班长,他到食堂重新安排送饭人员。小邢辈儿自告奋勇,要替徐子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119752/1
    2019-05-24
  • 醉引北泽,悲水之上乃星河翻涌,时作涛起夜波之势,时见玉兽牙燎之啸。苏武毡行冷地,策羊而叹,气凝中空,化而为珠。及羊息食灰草,武方落坐泽尾,以南颦望,须臾泪落,若冬末之初滴,春启之林露,未复有比前日之沥血滂沱。武趋羊乎岩碑,立于林与原之间,上有联文刻印三分,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121925/3
    2019-05-22
  • “那个时候啊,”母亲斜靠在躺椅上,把盖在身上的毛毯往下拉了拉,“我真是糊涂胆大,一个人跑到黄连营圩里,天漆黑漆黑的,就那么的摸到稻田里。“我捋啊捋啊,摸到一根稻穗就这么一把把稻给捋下来,捋满了一把就摸口袋口,摸到了口袋口,就赶紧放口袋里,口袋装满了,就赶紧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98260/2
    2019-05-11
  • 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认为母爱只能体会不容易言传。因为母亲给我的感觉就是朴实、任劳任怨,仅此而已,以至于多次幻想与小伙伴作个交换。现在想想,真是愚蠢之极。打记事起,母亲就是家里的“老冤”。总是天不亮就起床,先打发我上学,接着做全家十几口人的饭。下地干活时像男人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98932/4
    2019-05-11
  • 昨夜,我又梦见了老裁缝。老裁缝是我妻子家隔壁的屋主,60来岁,精精瘦瘦,蓄一撮黄白相杂的山羊胡须,一年四季总套着那件罩过脚背的青色长衫。他生性喜欢凑热闹,偏偏又闲不住嘴,缺了两颗牙的牙门像老鼠打的小洞,显得既幽默又滑稽。记得那是一个细雨绵绵的春日,我初次去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93281/0
    2019-05-09
  • 说实话,关于庙山大队的老伙计恩其知之甚少。如果说真拿他当作了世人嘴里肝胆相照情同手足的朋友时觉愧怍。我俩没吃过一次饭,没喝过一口酒,甚至没认认真真聊过一次天。在一起不是他摁住人衣袋一枝接一枝撒塔山,便是人语无伦次颠三倒四不知所云。心照神交、莫逆于心或许更契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81669/0
    2019-05-05
  • 上街头打酱油,六弟家是必经之地。除非为见不得光的秘密(偷他家后院葡萄)愿意多绕上一里地。路过他家门前,听见张伯、张母、巷弄里的老老少少叫他名字。卢定,这个是似而非的称谓便扎下了根。直到二十年以后,他大嫂到老大酒精厂兼职才闹明白,排行老六,六弟。尴尬过后,依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54511/1
    2019-04-22
  • 花的语言我无法丈量蜜与花的距离,有多远?没有一把尺我能借到,它可以延伸到海洋的那一端,可是他们好像很近,花的呼吸,震颤蜜的耳膜,蜜的怀里,藏着花的容颜。他们之间无所谓冬夏,更不介意春秋的变换。分别在同一日,一个迷失在初春,一个跌落在秋天。他第一次睁开双眼,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16047/1
    2019-04-04
  • 母亲世界上最大的爱是母爱,世界上最悲痛的事是失去母爱。我的妈妈已去世四年了。昨天是母亲节,妻子在小区参加“慈母颂”的歌唱活动,邀我去做嘉宾观众。她们共唱了15首母亲的歌,深深地打动了她们自己和台下的观众,大家都热泪盈眶。当她们唱到“拉住妈妈的手,泪水往下流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27326/1
    2019-03-29
  • 浪叟涤尘和五个女人的诗信生涯唐勣成,字逸仙,号涤尘,别号浪叟涤尘。1920年出生于盐城阜宁官宦人家,上辈老太在山东府为官,地主家庭,有地九顷。早年上过私塾或小学,顶多上过中学。45年以后到上海两年,47年逃亡浙西,中间去北京半年,后返回浙西,务农及工匠,八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10321/1
    2019-03-26
  • 青山绿水的利家村得天独厚,交通便捷,320国道几乎擦村而过。利家村依山坡而建,外婆家就在村中央,外公有叔伯三兄弟(至少)。山坡上是上外公,山坡下平地是下外公家。往登岗山方向是周姓,池姓等人家,最内是技校。外婆家面对320国道,大门前,晒谷场下是简易上坡的公…[浏览全文]

  • 9983/0
    2019-03-15
  • 此萧郎成陌路文/月下疏影这是一片青青的芳草地,在春日里的阳光下透着碧绿,一片欣欣向荣之景。三叶草、蓝眼睛争相恐后地钻出草丛,对着阳光争抢着蜂蝶的风头。春天是美好的,这美好不只是百花开放,百鸟争鸣。还有清清的湖水,春风里带来温柔,春天是美好的,适合谈一场青春…[浏览全文]

延伸阅读

  •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home-88必发的作者,发表您的原创作品、分享您的心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