庐隐:《狂风里》_骆雪_佳作赏析_杂文评论
主页杂文评论佳作赏析
文章内容页

庐隐:《狂风里》

  • 作者: 骆雪
  • 来源: home-88必发
  • 发表于2019-09-02
  • 阅读26591
  •   《狂风里》仍然是一部千字小说(不足一万),很短小,很惆怅。凌碧小姐与钟文之间,起着小小的爱情的冲突。

      钟文第一次与女人接触,初次感受爱情,他的爱,浓烈、致密,为爱着的人动着满满的心思。即便狂风大作的日子,他也来探望凌碧小姐了。

      凌碧小姐自然是爱他的。但在人生的旋涡里,凌碧小姐早已是心中满布着风霜,“我对什么都是游戏,……爱情更是游戏,……”

      实际上她是反被游戏的人。想要游戏人间,却反被人间游戏,这样的情绪,庐隐在她很多的作品里都有表述。她很多时候就是小说中的主人公,她们常常是这样一个人:

      “凌碧小姐是一个富于神经质,忧郁性的女子,但是她和一般朋友交际的时候,她很浪漫,她喜欢和任何男人女人笑谑,她的词锋常常可以压倒一屋子的人,使人们感觉她有点辣,朋友们给了她一个绰号叫辣子鸡——她可以使人辣得流泪,同时又使人觉得颇为可亲。”

      庐隐的生活,使她从小养成敏感的个性;被亲众忽略的女孩子,一个人成长起来有几多艰辛,便有几多坚韧,于是她也养成独立、自我的人格。她对于感情、对于生活、对于人生的认真,远远的超乎常人。她所感觉到的美,还有热烈、悲苦这些冲突得很厉害的东西,在她的内心里,都是最真实的演绎。可是这,并没有太多人懂。哪怕是一个自称很爱她的人。

      “老实说钟文是死心塌地的爱凌碧,凌碧也瞧着钟文很可爱,只可惜他俩的见解不同,因此在他们中间,常有一层阴翳,使得他俩不见面时,却想见面,见了面却往往不欢而散。”

      一个内心真实而丰富的女子,在现实生活里,常常有这样的困惑吧。她终究是很难遇到一个能跟自己完全一个节拍的人。即今天人们所谓的“同频”。

      “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女人,我并非不需要爱,但我不是时时刻刻都需要它,我最喜欢有淡雾的早晨,我隔着淡雾看朝阳,我隔着淡雾看美丽的荼蘼花,在那时我整个的心,都充满着欢喜,我的精神是异常的活跃。”

      庐隐那清瘦刚毅的外表下,便是隐藏着这么一个孤独而勇敢的魂灵。她想要一个真实的世界,她想要真实的去爱,她欣赏着世间的美,她也受着世间那些虚伪、欺骗、血腥、靡费、软弱等等的磨折与扎挣,她满含热情又备受打击,所以她常常陷入自己的苦闷。尽管如此,她仍对一份真,报有深深的执念;对一份坚强,怀着深切的期待;对一份自由,发自肺腑的呼唤。

      我无法不顾我的内心,去欺骗你!狂风里你来看我,也无法阻止我与这世界的隔离!这便是庐隐!

      本文标题:庐隐:《狂风里》

      本文链接:/content/315806.html

      验证码
      • 评论
      1条评论
      • 最新评论

      深度阅读

      •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home-88必发的作者,发表您的原创作品、分享您的心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