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°N秋刀鱼(第十章 告白勇气)_杰西五_成人文学_文学小说
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
文章内容页

20°N秋刀鱼(第十章 告白勇气)

  • 作者: 杰西五
  • 来源: home-88必发
  • 发表于2019-08-10
  • 阅读16351
  •   第十章 告白勇气

      拆开龟苓膏的包装,将椰果和蜂蜜倒了进去,一勺勺的清凉。这个炎热的夏天,知了在葱翠的树林间鸣叫,不休不止。炎热的午后,夏风透过卫生间未关上的窗灌了进来,热浪扑面而来。打开音响,在碟架上找了一张音乐碟,《蓝色土耳其》,整碟循环。

      年少时的盛夏,一个人骑着单车在临垌的大街小巷里闲逛,挂着耳机听音乐。言兹给我寄了一个银白色的CD机,空的,没有放CD碟。我跑遍了整个临垌都没有找到CD碟,那个时候流行复读机和收音机,所有的磁带都是卡碟。于是那台CD机在抽屉里空置了整整一年,最终,他在成都买了一张《蓝色土耳其》邮了过来。封面上贴了一张他的大头贴,他依旧留着齐肩长发,只是染成了咖啡色,明亮的笑容,面带稚气的脸庞,嘴角开始有胡须。不知不觉,记忆中的言兹,开始变得成熟。

      十五岁时,我上高中了。父母用了半辈子的积蓄在临垌买了一套房,我们一家搬出了小巷子,住进了小区。我也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房间,宽大的公主床,厚重的窗帘,高大的书架,漂亮的衣柜……

      素樱是我妹妹,一直跟着外婆住,跟我年纪差不多。她跟我上同一所学校,不过她在初中部。新家离学校近,所以她搬过来与我同住。

      她和我都是夜猫子,我习惯晚自习后熬夜看书。一边看书一边用收音机收听广播,素樱与我共用一个书桌。两个人沉默地面对面坐着温习功课,耳边是一首首流行的音乐。一直到午夜,她放下笔,抱着脸盆去洗澡。我关掉收音机,开始做数学试卷,凌晨三点抱着衣服去洗澡,上床睡觉。

      午夜之后的临垌安静得有些可怕,偶尔能够听到猫翻过矮墙的声音。有时候会彻夜难眠,站在窗口看清冷的月光洒满花坛,玫瑰花在夏风中微微摇摆。素樱会偷偷地站在我身后,她也不想睡。于是两个人蹑手蹑脚地跑出去,坐在篮球场边看月亮。

      她说她以后会去一座鲜花盛开的城市,一年四季都如春天般温暖。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眼睛闪亮亮的,月光落在她的脸上,一脸的坚定。我以为她会去昆明,因为那里四季如春。结果她去了卬城,那也是一座鲜花盛开的城市,只是夏天的阳光晒得人热血沸腾。

      我拿出收音机,那个收音机只有mp3般大小,草绿色的外壳,花了十几块钱,我们俩一人一个耳塞,背靠背听103.8频道,一直到天亮。当蓝色的晨光洒满球场的时候,我静静地睁开眼睛,抬头仰望蓝色的天空,太阳还没有升起,东方有灿烂的朝霞。叫醒了素樱,两个人睡眼惺忪地起身,猫着身子偷偷溜回家,在床上补觉。

      在我的青春期,我的世界里只有言兹,远在成都的言兹。我会在半夜听他寄过来的碟,也会展开有香水味的信纸给他写信。写这个夏天花坛里第一朵绽放的玫瑰,写独自一人背着画架去郊区写生,写我三年后会去的城市……

      我喜欢看言兹给我写的信,他的字很漂亮,笔锋尖锐遒劲。他会在信封信封里夹照片,清亮澄澈的高山湖,荒凉的雪峰,皑皑的白雪。照片上有时间,2004年的冬天。他说他睡在高原上的一家旅馆里,他在西藏,一整个寒假都在西藏,高原的风像刀子一般在屋外咆哮。最后一张是他的近照:小平头,冲锋衣,背着一个比他头还高的旅行包,我也看到了他身后雪地里的帐篷。

      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在准备,准备跟他一起上高原。每天坚持跑步,练长跑,这样可以提高肺活量,以便更好地适应高原缺氧的环境。冬天我只穿一个毛衣,一件外套,目的是增强自己的抗寒能力。可是当我准备好了的时候,言兹却说他离开了成都,去了哪里,他不说我也没问。

      握着电话,他支支吾吾。

      我眼泪都掉下来了:“为什么要走?你来临垌好不好?”

      “傻瓜。人的一生,很多路都是需要一个人走的。”说完他挂掉了电话。

      2005年夏天,天下着微微雨。我撑着折叠伞,素樱站在我身边。我带她去了年少时住过的小院,那里依旧热闹。一家子人围着桌子聚餐,老奶奶坐在门口纳鞋底,孩童在院子里跑来跑去。在街角找了一家照相馆,两个人照了很多大头贴。挑了两张好看的,放在信封里寄给了言兹。后来与言兹的书信就断了,但是会偶尔打电话。

      素樱与我继续过着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,没心没肺,无忧无虑。圣诞节那天,她抱着苹果坐在书桌边听音乐,一直到午夜,她都没动过。

      “素樱,你在想什么?”

      “薇薇姐,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

      我低头想了想说:“没有。”

      她放下苹果,若有所思地说:“你会因为一种声音而爱上某个人吗?”

      “你是不是情窦初开了啊?是谁?同桌还是校草?”我饶有兴趣地盯着她看,希望能看出点什么。

      “你可以帮我保密吗?”她关掉收音机,“我满脑子都是午夜前那档栏目DJ的声音。”

      “这个,这个还真有点难办哟!”我一本正经地坐着,感到这件事有点棘手,“你可以先给他写信,或者在栏目中给他打电话,先相互了解下。”

      “我没有他的地址。”

      “这个很简单!”

      周末时,我趁着父亲不在家,偷偷打开电脑,在网络上搜索那个电台网页,上面有DJ介绍,有联系方式,甚至可以在网上收听。

      素樱给那个DJ写了半年的信,在平安夜那天,她终于收到了回信。信里说他圣诞节要去卬城主持一场圣诞晚会,让她去现场。

      那一年冬天很冷,在离开临垌前,她穿着连衣裙,光脚穿着一双帆布鞋,站在风里等车。送她去火车站,我脱下身上的羽绒服穿在她身上。

      她不停地问:“薇薇姐,我这样打扮,他会喜欢我吗?”

      我用脚趾头都能想到,那位DJ只是礼貌性地回复她,因为像素樱这类的爱慕者,他是屡见不鲜了。但是,我不想戳破她这个梦。有些事,亲身经历比你反复强调的效果要好得多。前路漫漫,欢欣与悲哀,只能放手一搏!

      回到家,父母问我素樱怎么没回来。我微笑着说:“她们班级庆祝圣诞和元旦,今天晚上通宵,不会回来的。”

      我从来没撒过谎,所以父母也就信了。我依旧坐在书桌前,打开收音机,素樱喜欢的那个DJ叫晓光,子夜前最后一档节目。我静静地听着晓光说的每个字,主持风格随性,嗓音独特,十分幽默。有时候我会想,如果声音和颜值相配,那么,素樱会是个幸运儿。内心还是有些忐忑,因为临垌离卬城,距离达千里,她独自一人出门,我放心不下。

      那是素樱第一次见晓光:一身得体的小西服,又高又帅,拿着话筒站在舞台上妙语连珠。素樱在人群中拥挤,一直挤,挤到第一排。她定定地看着他,而他的视线也被那个穿连衣裙的女孩子吸引,不由得多看了几眼。

      晚会结束后,她抱着一束花去后台找他。他坐在镜子前卸妆,她站在门口,沉默了许久,始终迈不开步子。

      “你是素樱吧!”他回过头看了她一眼,不停地用卸妆棉擦脸。

      “你好!我……是素樱,给你写了半年的信。”素樱鼓足了勇气走了过去。

      “这就是我的素颜,这张脸,你会不会喜欢?”他微笑着回头看着素樱。

      素樱静静地看着那张略带疲倦的脸庞,棱角分明,皮肤保养得很好。愣愣地,不说话。

      “不要再看了,再看你就爱上了。”他笑了笑,从随身携带的旅行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“这个打火机送给你,是粉丝送的,我不抽烟,给你吧!”

      素樱欢喜地收下了:“晓光哥哥,我可以一直跟你通信吗?”

      “当然可以!一有空我就给你回。我工作很忙,平时要主持节目,场外还有其他工作,有时候还要演出。”他拎着外套,“我饿了,一起宵夜,走吧!”

      多年后,素樱还记得那个场景。两个人坐在江边的餐厅里吃披萨,河面上灯火阑珊,行人很少。晓光很饿,吃掉了大半部分的食物。素樱托着腮,盯着他看,他吃东西的样子有些急,但是很优雅。

      当天晚上他给她买了火车票,送她上火车。不时地叮嘱她:“小女孩不要一个人出门,不安全。在车上,不要和陌生人说话,不许吃陌生人的食物和饮料。到学校不要分心,好好上学。等你长大了,我们卬城见。”

      “爱上一个人,不需要满腹诗书,不需要多余言语,不需要舞姿婀娜。只是刚好在人海里,看到了彼此。”

      ——DJ晓光

      我与素樱守着收音机,午夜前最后一档节目,听到这段话,她兴奋得在床上蹦来蹦去。

      “昂薇!昂薇!他接受我了!我太激动了!”

      我微笑着看着她:“是昂薇姐!你要记住:爱一个人,就要努力让自己配得上那个人,加油!”

      本文标题:20°N秋刀鱼(第十章 告白勇气)

      本文链接:/content/314960.html

      验证码
      • 评论
      0条评论
      • 最新评论

      深度阅读

      •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home-88必发的作者,发表您的原创作品、分享您的心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