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路,行文_骆雪_都市夜思_情感家园
主页情感家园都市夜思
文章内容页

行路,行文

  • 作者: 骆雪
  • 来源: home-88必发
  • 发表于2018-12-07
  • 阅读12245
  • 行路,行文

      这个冬季,答应每天清晨送孩子。他总是去得很早,每天全校第一名那样的早。也不知他为何小学六年里,都自如的拼着这样的劲头。而实际上,他也没有拼,只觉得,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。他说,六年里全班除了病假唯一没有迟到的仅他一人。他对时间的态度,弄得我这位母亲,不知该如何评价。我与他是正相反的,过去念书,走读的那会儿,因为可以自己掌控时间,我每每是踏着铃声进教室的。同学们都说,无需看表,只要我一进教室,马上起立。他的珍惜,与我的珍惜,似乎是一样,又似乎不同。但不管怎样,我们就这样坚持下来。

      最近的天气,感觉是格外的冷,天亮的时间,也越发的向后推迟,所以我们出门,一直到将他送到学校我再返回家里,天色都仍然黑着。黑是不打紧,只这几日,飘飞的落叶,幽幽的飞舞在宽硕的公路上,无根无凭,只任风的带领,翻卷的姿态,仿佛是薄的羽翅,然而却想飞也飞不高,只在那低矮的路旁,迎着晓风,漫卷着,似低低的泣诉。车里我放着那首低回的《秋天的落叶》,与银杏的飘零微微的相和,一股伤情,就自然的涌上心头。

      夜色仍打在那些栉比的高楼,柔和的灯光,使它们显得如同雕塑,静默着不语。静默着不语的还有街边的紫楹树。银杏,残叶已少,现出全身的风骨,从此要更加孤独的应对寒冬。街上仍是车水马龙,人们,总是需要为生活奔忙的。我但愿,每个人清晨出门,都满载着希望。

      自己的屋里,就更加的安静了。先生已经离家去了公司,等待我的,是一屋子的清寂。将灯盏上,窗帘也要拉开,哪怕那风,要自窗的罅隙呼呼的贯穿进来,我也是希望可以拥抱着自然的气息,让自己与天与地交接。

      这样新起的生活,是如此的使我安宁。将一双手,把世界深情的触摸,而不是被幽闭在一片鲜亮的照明,或者闹哄哄的温热里。实际上,那里并不喧闹,尽管人总是很多;反而是生命之冬因为无力而出现的哀婉和凄清。我是同情的,我将温柔的眼神,望着那些垂垂老矣的生灵,然而依然不能输入年轻的力量与他们。他们是真的老了。他们是真的需要大量的情感的注入。然而各自奔忙的亲人,身边照护的工作人员,常常并不能走到他们的心里去,于是,深心里的那一片孤独,就永远如同海那样辽阔,难以抚热。我希望可以找到一种方法,让他们自己获得自我的力量,能够勇敢的面对人生的凄风苦雨,能够勇敢的面对自己身体与心智的衰弱势微。并且希望他们可以在耄耋之年,仍然发现人生的美。哪怕凄清,也是充满艺术的况味。哪怕飘零,也带着归于尘土的美好希冀。

      而从此我也将直接的面对我人生的风雨,如同我今日与冬寒的切近,与孤独的切近。以前对季节的感知,是办公室似的不很分明,甚至不知某一天是刮风还是下雨,太阳出来了没有,花园里什么的样的花开着,什么样的花开始垂落,街上的行人是昂首阔步还是瑟瑟的抖着。现今一目望去,就可以见到树的清凉,人的悲伤。天上的流云,伸手似乎就能够上。阳光若是惊现,我便一快步,追随它而去了。生活里有枯萎有凋零,生命里有执着有彷徨,都不足为奇了,因为那是用灵魂的触摸,用血管的脉动,生生的感受到的。我愿意拥抱这一切鲜活的生命,哪怕是一面墙的深沉,也是闪动着它思想的光辉的。

      偏于一隅的寂静,或者寂寞如海一样辽阔,却都是幸福的。因为我小小的陋室中,实际是有许多贵客的。他们从久远的古代,伤痛的民国,遥远的西方,还可以从东印度,阿富汗,向我这里齐聚而来。他们带着他们敏慧的心,热烈的爱,充沛的情感与灵动的身姿,在我的屋里盘旋,作舞,或者仅仅是与我同饮一杯清茶,聊叙一些过往,我们都是心照不宣,怡然自得的。

      那一份幽恋,是比任何的山珍还要营养,是比任何的美颜还要美容,是比任何礼物带来的欢欣更加的快乐,是比任何的深拥还要动情的。

      我在这里,看见自己,还要看见别人,看见我们人类的生灵,是如何负重而前行,看见我们团结在一起,可以显示怎样的神力。也要看见,我们所有的瑕疵。也要聆听,我们所有的呻吟。美是美的,丑是丑的。歌颂,或者涤洗,都是我们的责任。

      本文标题:行路,行文

      本文链接:/content/305219.html

      验证码
      • 评论
      4条评论
      • 最新评论

      深度阅读

      •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home-88必发的作者,发表您的原创作品、分享您的心情!